枕烟亭

  唐人杜荀鹤有诗云:“君到姑苏见,人家尽枕河。”苏州古城确是小河穿街走巷,房屋临流而卧,出门即下水,走道便上桥,别有一番东方威尼斯情趣。不过水绘园枕烟亭确非一个“枕”字了得。但见那,或云、或雾、或气、或雨,每每升腾,团团围绕,还不都是一般裹了亭子去,岂容他一枕了之。然造园者不取“裹”之名,却袭“枕”之意,何也?乃因后者更发人浮想联翩,纵使现代的我也跃跃欲试地要品味一番方觉解渴。

  枕烟之烟,更有说头。冒辟疆携爱姬董小宛游烟玉楼后如是说:“鸳鸯湖上,烟玉楼高。逶迤而东,则竹亭园半在湖内,然环城四面,名园胜寺,加浅渚层溪而潋滟者,皆湖也。游人一登烟玉楼,遂谓已尽其胜,不知浩瀚幽渺之致,正不在此。”原来,才子、佳人、鸳?鸯、烟雨,妙妙采真,披云携秀,情景至此,能不令人步步欲仙乎?也就难怪主人钟情于“烟”了,以至于水绘园亭台楼阁名称中唯枕烟亭与波烟玉亭同套用一个“烟”字。其实喜“烟”者何止冒才子一人?曾记否,“残生竟抱烟霞廦”的画家倪瓒,“不复仕,居江湖,

  自称烟波钓徒”的张志和,更有哪诸多的文人创造出什么烟波、烟海、烟煴、烟蔼、云烟、夕烟等等的烟景辞藻来。

  至此,枕烟亭是非依水而设不可了。在水绘园恢复的第一个规划图中,它被置于寒碧堂之后,壹默斋之东。那当然也是有考据的了。但陈从周教授纵观全局,认为此处建筑过密,过则谬也,谬当疏之。反复协商后方定位于现在的位置。吻临流,合园记,利全局,更增色。游客进入园门,透过长虹画堤,交阴桃柳,但见那枕烟亭秀影绰约,若露若显,惹人顾目,诱人移足。还独处一隅,清幽宁静。若君闲暇,游兴勃发,晨烟中,焚香一炉,品茗一壶,或坐抚瑶琴,或依栏垂钓,那是何方神仙过的日子!
水绘园景区的其他景点
 
辽宁康辉国际旅行社 品牌质量保证 绝无强制消费 正规服务 精心筛选行程 品质感受 报价实时更新 余位准确